厂长让这位同行及时维修一下水泵,印尼今年前六个月出口了403

矿业部发言人周五称,印尼今年前六个月出口了403,201吨镍矿石,今年矿石全面出口禁令被解除。  矿业部发言人Sujatmiko称:对于控制镍矿石出口量,政府保持乐观。他指的是政府确保更多原材料在印尼国内加工的努力。  自4月以来,政府已向三家公司发布了镍出口许可,总计为608万吨。

跟前几年单边下行的市场不同,从2016年开始,煤炭市场重新热闹起来。这里的热闹,一半是指活跃,一半是指无序。  先说活跃。在煤价单边下行的市场中,交易链条上各个节点的利润皆被压缩,当煤价跌破成本价的时候,此时的市场可谓一潭死水。没有了利润,市场参与者和观察者纷纷逃离,少了润滑剂,煤市生机全无。在此过程中,市场完成了一次洗牌,强者更强,弱者离场。从2016年开始,煤价结束单边下行的状态,进入波动上行期。价格有涨有跌,中间贸易商就有了操作空间,在利润的吸引下,形形色色的参与者返场,煤市便又热闹起来。  再说无序。在低迷阶段,煤炭市场在多种因素作用下达成一种平衡。例如,在进口煤贸易中,2011年贸易商有880多家,到了2013年只剩下200多家。2016年,排名前5贸易商的贸易量超过我国煤炭进口量的50。可以说,在进口煤贸易中已经形成了寡头。而随着煤价上涨,一些投机因素加入其中,抱着捞一把心态的散兵挤进市场,打破了已建立起来的平衡。与进口煤市场类似,国内煤炭贸易中,伴随着煤价上涨,中间环节涌入各路人马,所以热闹之中有点乱。  对于煤炭这样的基础能源行业而言,活跃是好的,浑水摸鱼是真正踏实做事的市场参与者不愿看到的。  近期,煤炭交易链各方都表示,希望市场平稳。煤矿希望平稳,好安排生产计划;铁路希望平稳,好调配车皮;港口希望平稳,以保持合理库存、平衡调入和调出;贸易商希望平稳,能控制好风险、减少资金占用;用户希望平稳,实现需求与供应相匹配。煤电签订长协合同的意图也在于此。  当然,从一种平衡被打破到再建立起平衡,绝非一朝一夕便可完成。但在政策和市场双重作用下,煤市总体上仍是向稳的趋势。  一方面,煤电长协合同执行力度不断加大。在长协价和市场价相差很大的情况下,大型煤企甚至暂停市场煤现货销售,力保长协。今年上半年,煤炭央企执行长协价格让利49.3亿元。另一方面,煤炭和相关行业间的重组整合在大步推进。  上下游行业也在力保市场稳定。例如,黄骅港为了提高运输效率,采取了针对长协用户的准班轮措施。大型贸易商瑞茂通与印尼煤矿和下游电厂之间,也签订了一定量的长协合同。 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,随着大数据等技术手段的运用,市场信息越来越透明。原本因为信息不透明,或通过买卖方之间的信息时间差来盈利的投机者,现在的获利空间越来越小了。别说是港口的信息,上下游相关方几分钟后就知道了,就是国际煤炭贸易中煤炭产地的价格信息,用户也能在时间知道。  按照科斯理论,交易信息越透明,越有利于消解市场的不确定性,加上长协合同及诚信评价等一系列机制的建立,煤炭交易成本将大大降低。  另外,经过前些年的大起大落,煤炭供需相关方对市场业态都有了更加理性的认识。除了心态上的改变外,政府调控市场的手段更加灵活多样,煤炭供应方的调控保障能力也更强了。随着诚信评价机制的建立,市场将朝着更加公平、公开的方向发展。  一个健康成熟的市场本身就具备自我调节能力。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,即便竞争更加激烈,结果也将是优胜劣汰,而不是劣币驱逐良币。相信随着煤炭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、煤炭市场体系建设的不断完善、企业商业模式的不断创新,煤市大浪淘沙后留下的必将是熠熠生辉的珍珠。

摘要:
现在电工的工作面越来越广,说好听点是綜合技能高,说不好听的就是所有没有具体归类的活都可以划给电工来做,暂不评论好坏,毕竟每个电工处境待遇不同,但这万金油不好当做却是真的,最近听一位同行讲起他的一段遭遇

现在电工的工作面越来越广,说好听点是綜合技能高,说不好听的就是所有没有具体归类的活都可以划给电工来做,暂不评论好坏,毕竟每个电工处境待遇不同,但这万金油不好当做却是真的,最近听一位同行讲起他的一段遭遇,听后有些让人感慨。
事情的起因与厂内鱼池缺氧有关,厂里鱼池中有个假山,一直是用水泵打水上去然后再流下来给水池增氧,没想到这次水泵忽然坏掉。因为现在天气逐渐转凉,车间不再需要水冷降温,厂长就让这位电工同行先把夏天用的降温水泵拆过去装上应急,做这活也正常,本来水泵拆装都是电工的工作范畴,于是这位同行按照指示把冷却泵拆到鱼池中装上!刚开始还运行正常,可没几个小时,水泵就不打水了,这位同行再去检查时发现,水泵发热,并伴有嗡嗡电流声,但不转动,初步判断可能启动电容故障。
因为怕鱼池缺氧,厂长让这位同行及时维修一下水泵,这位同行虽说以前没有修过水泵,但原理还是知道的,于是他就尝试着维修看看,他一点点的拆下水泵的外部零件,在拆到核心件时,由于是旧水泵,一直泡在水里,缝隙又用橡胶密封防水圈塞住,所以虽然紧固螺丝全拆掉,但还是打不开,没办法这位同行只好又沿着密封缝隙用一字开刀敲撬,没想到这边还没来的及用力,“砰”的一声,水泵的密封后盖自行爆开,一块碎片割伤了这位同行的眼上角,万幸的是没伤到眼睛。
原来,水泵的内部电容以及接线全部烧毁融掉,产生大量的高温高压烟雾蒸汽,有没有给发热的水泵冷却时间,水泵的内部形成的高压气体无法排出,压力很大,在遇到拆卸敲撬时瞬间释放,类似爆炸,飞起的碎片划伤了这位同行的眼角!
本来摊上这意外,这位同行已经够点背的了,没想到是,他不但没得到同情,当场反而有人幸灾乐祸的笑出声来,还有一位甚至质疑他怎么不知道修水泵会暴?好像电工就该百通,万能一样,气的他当场骂娘。
在此之所以讲这件事,主要有两点原因:首先是为了提醒一下同行们,作为电工,工作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被伤害,这个职业,有个怪现象,你如果受了伤害不但不被同情,有时反会饱受质疑。其次,这也是这个经验教训,维修类似密封热毁的电器设备时,一定要留有充分的冷却和排压时间,切不要贪急求快!

相关文章